迎向快乐的第六个习惯:淡然地追求所好

聪明如你,我相信你已经领悟到我用来检测我的「快乐假说」的一种方法:在课堂上进行实验,把我的学生当成实验对象。当然,我进行这些实验的用意都很高尚,就算这话是我自己说的。我想帮助我的学生,并且进一步帮助其他人来过更快乐、更满足的生活。因此我经常利用课堂上的这些实验来琢磨我的课程以及此书中最重要的面向:那些「快乐练习」。

我常对我的学生说,虽然本书中所提及的概念(像是「心流」、「依附理论」或是「追求最大化效益的心态」)都很有趣,它们在增进快乐程度这件事情上却不是那幺有用,能增进快乐的是那些快乐练习。事实上,我甚至会说只要你去做这些快乐练习,就算不去理会本书中提及的概念,你仍旧会看见自己的快乐程度大幅改善,但是反之却不然。

而我的学生虽然了解去做这些快乐练习的重要,他们却并非对所有的练习都同样兴致盎然,而觉得某些练习要比其他练习更有吸引力。为什幺呢?因为有些练习使他们从一开始就感觉良好,像是「定义快乐并且纳入快乐」和「有创意的利他行为」。相反地,另外一些练习起初对他们的情绪健康并未产生什幺效果,像是「记日誌」和「健康的生活方式」,这些练习需要在一段时间之后才能发挥效果,因此比较不具有吸引力。至于其他的练习,像是「内心对话」和「表达感激之情」在一开始其实会使学生感觉更糟,然后才会带来有益健康的结果。这使得这些练习相当不吸引人,大多数学生避之唯恐不及,就像幼儿讨厌吃花椰菜一样。

我替这一章所想出的练习就属于那种起初会引发负面感受的练习,叫做「三件有意外转折的好事」。而由于我知道这表示学生可能会不想去做,我想出了一个聪明的办法:我在上课时无预警地要求他们做这个练习(当然是先把教室门锁上,让他们无法逃之夭夭)。

我之所以告诉你这些,是因为我将在你身上做类似的事:我将要求你去做一个起初会使你感到不太舒服的简短练习。但我向你保证长期来说这将会提高你的快乐程度。

準备好了吗?我要你做的事如下:去回想一件相对严重的负面事件,例如和「灵魂伴侣」分手,或是被指控酒驾,这些事件发生在一段时间以前,比如说两年前或者更久之前。然后,把所发生的事详细写下来。

现在,使用一个七分计分法,1表示「一点也不会」,7表示「很强烈」,用1到7其中一个数字来回答下面这两个问题:

    该事件发生时你的感受有多负面?如今你对该事件的感受有多负面?

等你给出答案,再回答下一个问题:如今你认为那个负面事件有多幺有意义?亦即,你是否觉得你从这件事中学到了某种有用的东西——那些假如事情不曾发生你就学不到的教训?意思是说那件事是否以任何有意义的方式帮助你成长?使用七分计分法来回答这个问题,1表示「一点也没有意义」,7表示「极有意义」。

「回忆和反省」练习

如果你像我的大多数学生,你就从这个练习中发现了两件事。第一,你发现如今你对那件事的负面感受远少于事发之时。第二,儘管那是件负面的事,如今你认为那件事是有意义的。为什幺呢?因为你从这件事当中学到了某种有用的教训,是假如这件事不曾发生你就不会学到的。因此,也许你就像我学生当中为数不少的人一样,甚至会发现如今你对那件事不但比较没有负面感受,事实上还有正面的感受!

当我在班上做这个我称之为「回忆与反省」的练习,我并没有要求全部的学生去回忆一件发生在从前的负面事件:我只要求四分之一的学生这幺做,而要求另外四分之一的学生去回想一件发生在最近的负面事件——一件发生在上个月的事。至于其余的学生,大约占班上的半数,我则要求他们去回想一件正面而非负面的事件。而在这半数学生中,我要求其中一半去回想一件发生在很久以前的正面事件,而要求另一半学生去回想一件发生在不久之前的正面事件。

因此到最后我有了四组学生:回想发生在遥远过去的负面事件者(第一组),回想最近的负面事件者(第二组),回想发生在遥远过去的正面事件者(第三组),回想最近的正面事件者(第四组)。我请这四组学生都去做我刚才请你做的事:

    针对该事件提供两组评分:在事发之时他们的感受有多正面或多负面,以及如今他们对这件事的感受;针对他们如今认为该事件多有意义而提供评估。

如下图所示,学生对于正面及负面事件的评价都随着时间而有了改变,尤其是两者都随着时间而变得比较不强烈。这当然不令人意外。我们从个人经验中得知自己对于负面及正面事件的感受一般来说都会随着时间而变淡。

回想过去几年,我们也许会惊讶地发现最好与最糟的往往是同一件事

然而,有趣之处在于相对于正面事件,此一改变在负面事件上更为明显。这显示出负面事件失去其伤害力的速度要比正面事件失去其光彩的速度来得快,这很酷。例如,在初吻和上次度假这些事情已经过去很久以后,我们可能会继续回味那些正面感受,但却不会在同样长的时间里由于被骗了钱或是一次考试失败而继续怀有负面感受。另一个有趣之处是感受强烈程度的减少在发生于遥远过去的事件上(相较于最近的事件)最为显着。这表示虽然我们最终得以改变我们对负面事件的感受,但那并不会马上发生,而是需要时间。

然而,更有趣的是我接下来要和各位分享的这个结果。这个结果是关于大家认为过去的事件多有意义。事实证明,比起过去的正面事件,大家认为过去的负面事件明显更有意义,其原因在于负面事件比正面事件提供了更大的成长与学习机会。当然,这要等负面事件发生了一段时间之后才会发生,也就是说我们不容易在最近刚发生的负面事件里看出意义。然而,一旦经过足够的时间,负面(而非正面)事件被视为更有意义,这件事实很惊人。而更惊人的是(而且在我看来是所有结果中最有趣的):在那些发生在过去的事件中,我们认为最有意义的往往是当其发生时带给我们最强烈之负面感受的那些事件!

请花一分钟来思考一下这意味着什幺。这意味着,你目前认为再负面不过的事件有可能你将来会加以珍视。因此,比起像是被上司责备、收到超速罚单或和朋友争吵这类比较平凡的事件,我们在将来会更加感谢像丢了差事、和伴侣分手,或是罹患一种严重疾病这类事件。此一洞见和我们先前提过的柳波莫斯基教授在《练习,让自己更快乐》里所言相符:

相关书摘 ▶在过于讲求实际的商学院教课八年,我决定开设一门「快乐学」

书籍介绍

本文摘录自《改变20万人的快乐学:追求快乐的7大错误×7个习惯×7种练习》,平安文化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拉伊.拉赫胡纳森博士(Raj Raghunathan)
译者:姬健梅

你是否常常觉得不快乐?工作忙碌、生活失控、力不从心、疲惫不堪,整个人感觉被掏空?

拉赫胡纳森博士经过多年研究后发现,那些我们传统上认为很重要的财富、名气、学位并不会让我们更快乐,我们对于「成功」的渴望,反而造成负面的内心对话,让我们离快乐越来越远。

本书即从破除「追求优越感」、「拚命追求爱」、「控制欲太强」、「用脑成瘾」等7大错误迷思着手,教我们逐步建立「优先考量快乐,但不追求快乐」、「追求心流」、「取得内在控制」、「抱持正念」等7个迎向快乐的习惯,并提供7种实际的快乐练习,帮助我们抛开会助长「负面内心对话」的行为、目标和价值观。

在拉赫胡纳森博士的课堂上,认真做完所有练习的学生,有70%以上快乐程度都有所提升。想要获得真正快乐满足的人生吗?那你还在等什幺!

回想过去几年,我们也许会惊讶地发现最好与最糟的往往是同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