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从电机转到灯光设计  刘治良《珊瑚之心》获国际大奖肯

(芋传媒记者邱家琳报导)年初在屏东举办的台湾灯会,作品惊豔国内外,缔造千万人次造访,其中《珊瑚之心》更获得义大利 A’ Design Award 铜奖肯定,再次让世界看见台湾。这件以海洋为意象、诉说生态保育议题的装置艺术,出自京鹰国际总监刘治良之手。

【专访】从电机转到灯光设计  刘治良《珊瑚之心》获国际大奖肯

生于 1976 年的刘治良,曾就读中兴大学电机系,毕业后却没有担任工程师,反而投入灯光照明领域,在中国设厂生产灯具,并将国际灯具品牌引进台湾。2012 年,他决定在台湾创办京鹰国际,从事建筑、景观、艺术与灯光节等系列照明规划。

「我这一辈子就是在打掉重练,但打掉的是角色,经验值则会带着走。」刘治良自信说道,这可能跟他是射手座有关,他不喜欢事物有既定的框架。他利用每次打掉重练的机会,将前面累积的经验值转移过来,藉此塑造下一个角色。

【专访】从电机转到灯光设计  刘治良《珊瑚之心》获国际大奖肯最满意的作品永远都是下一个

刘治良从电机转到灯光领域,已将近 20 年之久,无论是饭店、餐厅、电影院或古蹟,任何空间的照明规划都难不倒他。对他来说,照明设计是拿掉空间里不需要的光,呈现某一束光应有的本质,让它发挥最好的质量,而不是额外增加光源,同时灯光也应该包含指引、舒适、安全等价值。

这又以他替美丽华影城改装照明设备的例子最为明显,如放映厅内的指引光线亮度适中,不会影响人们观赏电影,却又足以指引观众到厕所。进放映厅前的过渡空间也透过同样的概念设计,让眼睛不会因内外光线差异太大,而感到不舒服。

【专访】从电机转到灯光设计  刘治良《珊瑚之心》获国际大奖肯

问及过去哪件作品是京鹰国际的代表作,刘治良表示,人不该有生涯中最满意的作品,因为他们一直在打掉重练、提升自己的程度,或许他们在创作的当下觉得很满意,但多年后回头来看,就觉得也还好。

「最满意的作品不应该是前一个,而是下一个。」刘治良感性说道,当你在做每个作品时,都希望是最满意的,但做完之后,回头再看,却觉得有缺点,还有很多可以改善的空间,并勉励下一个作品要让自己更满意。

【专访】从电机转到灯光设计  刘治良《珊瑚之心》获国际大奖肯逐年累积经验 成为创意策展团队

近来,京鹰国际的角色有了些变化,从原本提供灯光照明规划,成为艺术创作、创意策展的专业团队。2019 年初,刘治良承揽屏东灯会的海底世界灯区,并融合建筑、灯光照明与行为艺术等概念,设计出一座互动装置《珊瑚之心》。

在日落之前,《珊瑚之心》有着纯白沈静的外观,象徵珊瑚因水温太高而白化。随着夜幕低垂、气温下降,灯光逐渐亮起,作品的色彩变得绚烂多姿,代表海底世界开始活化,珊瑚经过适当的保育后重新复甦。

【专访】从电机转到灯光设计  刘治良《珊瑚之心》获国际大奖肯

不过,当有观众触碰作品的互动按钮后,灯光会瞬间消失,暗示人类排放废水、乱倒垃圾等行为,将严重破坏海洋生态。但经过一段时间后,灯光会慢慢恢复,色彩又变得斑斓夺目,表达人类与海洋的良性互动,能让环境再次活化。

参观《珊瑚之心》的游客,就像热带鱼、海马或水母等生物,穿梭在珊瑚礁间,参与一场破坏与重建的演出。在灯光消失、珊瑚白化之际,人们也会随之离开,直到环境复甦,新的人潮将再次涌入,代表新的一批海洋物种来到这边生存、依附。

【专访】从电机转到灯光设计  刘治良《珊瑚之心》获国际大奖肯

「今年政府有些改变,愿意赋予台湾灯会一个新的灵魂。」刘治良认为,虽然屏东灯会只是短期展演,但它带来的影响是超过 5 年,甚至 10 年以上,台湾未来的灯会生态将有所改变,对所有参展的人来说,都是境界上的提升。

砍掉重练 朝绿色展览、剧场式展览前进

每隔一段时间,刘治良就把工作「砍掉重练」,为的是追求更大的成就感与快乐。2019 下半年,他将与艺术家、公部门合作,共同筹划澎湖国际海湾灯光节与台南北门幸福满百浪漫地景等两场大型展演。

【专访】从电机转到灯光设计  刘治良《珊瑚之心》获国际大奖肯

关于未来两场展演的创作方向,刘治良想朝「绿色展览」与「剧场式展览」的概念发展,採用环保媒材与工法设计,并透过作品与参观者在空间的互动,激发更多想像与故事。

为了避免塑胶废料破坏自然生态,刘治良将以蓝染麻绳来固定澎湖灯会作品,取代过去常用的透明束带,即使布展耗费的时程拉长,他仍认为这是未来的展览趋势。他说:「身为外地人的我们,不可以将收益带走,却在澎湖留下垃圾与破坏。」

【专访】从电机转到灯光设计  刘治良《珊瑚之心》获国际大奖肯

预估在 10 月底完工的北门幸福满百浪漫地景,以「纸片人的异想世界」为主轴,透过故事来串连每一件装置艺术,让作品之间产生关联。无论观者是走马看花,或按照动线参观,都可以有所收穫,宛如在欣赏一齣戏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