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想论坛》「时空」再造与想像:《从前,有个好莱坞》如何重构

本文作者为黄彦瑄,由想想论坛授权转载。

《从前,有个好莱坞》(2019)为昆汀・塔伦提诺(Quentin Tarantino)第九部作品,昆汀曾表示,若将他之前九部作品视为一部电影,《从前》将会是整部电影的高潮。片中保留了大量一九六〇年代的怀旧元素,不仅是作为时代的反射,更参杂了昆汀个人的偏爱,诸如义式的西部牛仔片、李小龙的经典武打等,皆曾在过去作品中出现过。昆汀乐于从经典电影中取样,在《追杀比尔》中,女主角「新娘」进行打斗时,正是穿着李小龙在《死亡游戏》中的经典服装。

《想想论坛》「时空」再造与想像:《从前,有个好莱坞》如何重构上层、中层、下层:好莱坞的社会阶级

从电影的结构来说,《从前,有个好莱坞》共分以三条线叙事,这三条叙事线分别为:即将过气的演员瑞克・达尔顿(Rick Dalton)、演员的特技替身克里夫・布兹(Cliff Booth)、正值演艺事业上升期的年轻女演员莎朗・蒂(Sharon Marie Tate)。他们三人分别代表着好莱坞的三个不同阶级,女演员莎朗・蒂是好莱坞的「最上层阶级」,星途前景一片美好;逐渐被时代淘汰的瑞克・达尔顿(Rick Dalton),他曾品嚐过成名的滋味,但现在却只能在电视剧里当小演员,其所代表着好莱坞的「中间阶级」;最后是特技演员克里夫・布兹(Cliff Booth),他身在好莱坞却不完全属于好莱坞电影产业中的一环,他是好莱坞的「下层阶级」。昆汀在剧中毫无掩饰的展现了好莱坞中三种不同阶级的生活,当其在解读这部电影时表示,他并不打算以故事线的叙事模式去推演剧情发展,重点在于展露或以揭露演员的真实生活。

《想想论坛》「时空」再造与想像:《从前,有个好莱坞》如何重构《想想论坛》「时空」再造与想像:《从前,有个好莱坞》如何重构过去、现代、未来:三种时间性的解读

诚如电影名称所定调,「时间」是作为其中的重要线索,有着不同的作用:第一种作用是,电影中的三名主角,实际上代表着三种不一样的时间意义。这种对「时间性」的解读是源自于导演与演员们的电影访谈中。莎朗・蒂所代表的时间是「未来」,从她参加参加时下最流行的花花公子派对、由她饰演的电影也正热映,莎朗・蒂热情拥抱于社会的潮流,她是属于「未来」的人物。而瑞克・达尔顿代表的时间是「过去」,瑞克刚出场时,他的髮型还维持着过去「猫王」时期的油头造型,对于导演要求的嬉皮牛仔装扮是相当不习惯的。当他在路边看到嬉皮时,还会气愤的咒骂他们,很显然的,瑞克还活在往日的时光里,还未能接受新时代的风气,他是旧时代的人物。最后,特技演员里夫・布兹代表的时间是「现在」,即便他的生活潦倒,过着工作不稳定的生活,但他还是乐天知命,活在当下。

「从前从前」:一种时空的虚指

除了以「时间性」作为角色形象的解读外,「Once Upon a Time」的电影开头名称,也有着两种不同的作用。电影的英文名为「Once Upon a Time in… Hollywood」,一方面是有意致敬于义大利导演塞吉欧・李昂尼(Sergio Leone)的「美国三部曲」。在「美国三部曲」中,也清一色是以「Once Upon a Time」作为开头。此外,「Once Upon a Time」同时意味着文本是被编造而成的,其所指涉的时空并非是一般的现实时间,而是「童话时间」。导演透过对「童话时间」的营造,创造出一个虚构的、美好的好莱坞想像,这种想像是有别于真实历史。以真实历史来说,莎朗・蒂的生命就终结在一九六九年八月九日,被曼森家族残忍屠杀的夜晚里,莎朗・蒂的逝世也瓦解了那纯真的年代,将一个时代终结于血腥与残酷。然而,在虚构的时空中,克里夫和他的狗在阴差阳错之下,解决了曼森家族带来的恐怖危机。在最后的结局里,导演刻意不让莎朗・蒂现身,而是透过对讲机传递着她鲜活的声音。在这个时空中,瑞克将有机会认识导演罗曼・波兰斯基(Roman Polanski),或许他的演艺生命还能再创高峰,而莎朗・蒂和她的孩子也将能平安的活着。

另外,在《从前,有个好莱坞》为人所争议的是,片中李小龙的角色有着被矮化的嫌疑。李小龙出场时,便向众人吹嘘着自己的武功,并声称能够打败拳王阿里,然而当替身克里夫与李小龙双人对决时,李小龙很显然低于下风。然而,《从前,有个好莱坞》的时空是立基于非现实性。因此,李小龙的形象也被想像而重构,电影所指涉的对象,并非是真实人物,而是虚构的幻象。

《想想论坛》「时空」再造与想像:《从前,有个好莱坞》如何重构致敬好莱坞黄金时代:怀旧时空的私爱

在《从前,有个好莱坞》中,导演大量的拼贴了他对好莱坞的美好想像,尝试去开创一个童话般的时空背景将他所珍藏的回忆放置于电影之中,包含那一排排亮眼的霓虹招牌、酒吧餐馆,还有那美丽隽永的好莱坞女星、爱好自由而奔放的嬉皮文化、具恶俗趣味的红苹果香菸。导演将他对好莱坞的私爱投射在一九六〇的时空中,他说:「艾方索柯朗用《罗马》呈现出一九七〇年的墨西哥,而我呈现出的是一九六九年的洛杉矶。这就是我,这就是形塑我的那一年。我当时六岁,这就是我的世界。」

《想想论坛》「时空」再造与想像:《从前,有个好莱坞》如何重构